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岛屿上的圈套】(31)【作者:b12425】
【岛屿上的圈套】(31)【作者:b12425】
字数:1706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三十一、无力

  我(杨俊)为了想要拯救出当年同班同学-陈雨焉,让她逃离这座有如水深火热的栗崁(国)岛,开始在岛上打听相关的消息,虽然雨焉再三叮嘱过我千万不要继续探究,但在我心里不断闪过雨焉那充满无奈的表情……,不知为何心中有着万分不舍。

  虽然地下社会是我未曾踏入过的领域,但想到过往的女神……深陷在妓院这样的囹圄之中,便鼓起勇气开始进行雨焉救出计画,接下来在岛上的数日,只要当天没有拜访客户、签约的空档,自己就会到岛上的小酒馆、餐厅……等地方去打探陈雨焉的相关消息。

  但打听到的消息都跟心中想像的完全不一样,本以为陈雨焉是来岛上游玩时,遭到妓院绑架成为他们家旗下的妓女,没想到有不少居民说她曾经在岛上犯下严重的贪汙案,收受回扣结果被发现后,被债主丢上奴隶拍卖场变成性奴隶拍卖来还债。

  不对呀!!我记得她以前就富有正义感,而且身在不缺钱的家庭怎么可能会为了这点零头小利去搞贪汙?甚至还去A走底层员工的薪水,搞得怨声载道、民不聊生的,这根本就跟过往「正义女神」的形象完全不吻合,雨焉怎么可能做出这种龌龊的事情。

  我敢肯定陈雨焉一定是被冤枉栽赃的,刻意冤枉她的人,100% 跟绑架雨焉的人脱不了关系,接着来到印象中陈雨焉毕业后就值得公司- 臣力集团(栗崁国分公司),心想这里的员工应该会知晓些甚么,於是打着业务交流、生意往来的方式跟他们进行商谈,顺便打听陈雨焉的下落,看看他们是否可以帮得上忙。
  经过数日商谈,顺便偷偷私下分析后发现,岛上的臣力集团分为两个势力,一个是原有的臣力集团在岛上的子公司,另外一个是收购N集团时编制进来的公司,虽然两者业务交流上并没有太大的差别,但对於我从旁探听陈雨焉的消息时,却有非常不同的看法。

  首先是收购前N集团部分的员工,由於他们先前在陈雨焉刚来到岛上时(当时N集团尚未被并购到臣力),那阵子雨焉大手笔改革,让过往一蹶不振的臣力完全焕然一新,让当时N集团的在抢单上吃了不少她的苦头,不少策略计划都她一一破解,N集团不少人对雨焉可是怀恨在心,因此当陈雨焉沦落为性奴隶时,这群人不时会在周末包下陈雨焉,好让他们无处可泄愤当时被搞得灰头土脸的怨气。

  虽然现在他们同是臣力集团的员工,但他们对陈雨焉可是毫不避讳地辱骂,而且一直不断辱骂她,还分享有那曼妙肉体的好玩之处,似乎无视她曾是臣力集团的千金。

  再来是原本臣力集团原来的员工,陈雨焉一词似乎是他们口中的禁语,一但提到雨焉,他们就会投以蹭恨、无奈的眼光,这也使的原本胆小懦弱的我不敢继续追问下去,而且他们当下还跟我说……以后不要再提到她了,还说这个贱女人不值得他们尊敬……有的没有的……,叫我以后不要再提起她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这边穿插一段回忆,当时秦贤还有跟朱隆做交换条件,除了帮他把陈雨焉诬陷成偷渡客,让她沦落为奴隶市场的性奴隶  新商场权力,作为利益交换除了酬庸外,也要安插N集团的高层位子给他,好让他跳槽后还有高薪的位子。

  之后臣力集团收购N集团后,凭着他跟朱隆的共犯拉近关系,朱隆成为臣力集团岛上分公司地总经理,秦贤则成为臣力集团在岛上分公司的副总经理。
  由於先前秦贤背叛臣力(带新的商城、公司机密跳槽),又再度回锅让原本老班底的臣力员工有所不满,他们都满心期待陈雨焉可以再次回来掌舵……,把秦贤弄下台,但……最后看到秦贤像小狗般,用铁炼牵着雨焉到让她用爬行的方式来到臣力公司,让臣力员工们看到过往领导自己的女强人,像狗一样爬入会议室,赤裸身子搔首弄姿、自渎,还跟多位陌生男性大喇喇地交媾。

  不少员工看到这个景象都崩溃了,不论员工如何哭着呐喊要雨焉清醒……雨焉完全视若无睹,经过心理冲击还有媚药的加持,那时雨焉早就已经失去原有的理智,就像是一俱性爱魁儡,一直不断摆弄那婀娜多姿的身体,挑逗公司里的男性员工,求他们把肉棒插入自己的小穴里面。

  看到已经崩坏的雨焉……臣力的老员工们最后一丝希望破灭……,万般无奈下……大夥儿也只能认命地为秦贤效力,但也将过往对雨焉的崇拜转为仇恨,恨她为甚么堕落成妓女、跟先前讲的善良正直不一样,还有恨她无法让他们脱离秦贤无能的领导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探听到此,分析一下岛上的员工对雨焉应该是存在某些误会,这些误会的根本就是有心人士的操弄……才会让雨焉论落成今天这样的惨状,这时突然接到岛上大客户- 玛莎的电话,说岛上的部长级的人物要来见我,要跟我们公司祥谈生意,身为一个业务听到这样的好消息,当然是兴奋到整晚都睡不着,万一可以跟政府签上案子,那可是会自己的业绩翻上好几倍的啊!!

  隔天驱车来到天命楼,并且进入到这位高官的楼层- 49楼,进到该楼层……这金碧辉煌的样子真的是让没见过世面的我,看得目不转睛,豪华的家具摆设、诺大的落地窗以及精緻的装潢,都让我叹为观止。

  这时来了一位小姐(芸宁),热心接洽我,并留下饮料、茶点后便离开房间,这时进来一位自己的老同学- 朱隆,印象中在大学时期,只是觉得他是个纨裤子弟,每天爱炫富外,并没有太大的印象,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做到国外部长级的人物,人真是不可貌像。

  毕竟是老同学,我们两个相谈甚欢,之后的合约甚么的我们也都谈得很顺利,就在公司的事情大抵已定后,朱隆突然跟我说:「杨俊啊~ 你对我们大学的校花- 陈雨焉有甚么看法?」

  这时我脑中突然闪过一开始跟他上床的画面……,那吹弹可破的肌肤、软嫩又坚挺的奶子,还有那温热又紧緻的小穴包覆我老二的触感……,更重要的是那迷人的脸蛋,一想到这里整张脸都红了起来,说起话还也支支呜呜的。

  「没有啊……就老同学,觉得她以前很漂亮,很有气质啊……」说话还是闪烁不安的感觉。

  朱隆似乎察觉到我在想甚么,原本面对面的商谈的他,将椅子拉到我的身边对着我说:「别这样,我们都是好朋友,你想上她就跟我说,我可以让你免费上她,不要再去楼下妓院花钱找她了!」

  被看穿这几日晚上,都会去妓院找陈雨焉后,隐私被侵犯后的感觉很不太舒服……,因为自己上妓院的事情竟然被第三者得知,更何况她还知道自己上过的对上是以前的校花,而且我似乎觉得这些话……好像不太对劲,朱隆似乎知道些甚么内幕的样子。

  害羞的我想要转移话题,便将目光投射到一旁的艺术品上,开始称讚起这些艺术品好避开这尴尬的话题,这招似乎正中朱隆想炫富的下怀,於是便带着我欣赏他的收藏嗜好,从宝贵的名画、玉器还有金银饰着,最后他带我到一个小房间内,并且跟我说:「给你一个惊喜吧,不要想要岔开话题了,接下来就你可以见到你的梦中情人了~ 」

  门一打开让我惊呆的画面出现,陈雨焉整个人被吊在绳子上,双腿被两旁垂下的绳子拉开,小腿跟膝盖都被绑绳子大大呈现M字腿的模样,双手则被高调的绳子撑起,再加上身上绑得有如AV女由龟甲缚的绑法,整个乳房都被绳子托起后,更显得格外的坚挺。

  下体的私处以及肛门都各插着一只电动阳具,外露凸出来的部分还在那里不停地扭动,看着雨焉下身也随着情趣用品不安分地扭动,就知道这两支假阳具带给他多大的刺激,而且插入小穴的阳具整支都被分泌出来的淫水给弄得湿漉漉的,在配上那红晕放空的的媚人表情,整个画面看起来就相当的淫秽。

  陈雨焉听到门一打开,看到进来的人除了朱隆外,还有……前几晚都跟自己交心谈话却不做爱的- 杨俊,当下不只是我很惊讶,连先前给人处变不惊的陈雨焉,也开始拼命挣脱,想要赶快摆脱这羞死人的姿势外,而且嘴上被情趣用品的塞嘴球堵住,除了发出「呜。。。呜」的不明声音外,还有口水从嘴球中的洞洞流出。

  朱隆这时走到雨焉身边说:「看到主人来这么兴奋啊~ 我的小骚货~」雨焉这时又奋力扯了绑在双手的绳子,只可惜这个艾莉娜亲自指导的稳固绑法,瘦弱的雨焉根本无法挣脱,接着朱隆继续对雨焉说:「今天带了老朋友来见你,开不开心啊~ 你们好像之前就见过面的样子了~ 」

  陈雨焉似乎不想让我看到她现在痴态放荡的模样,拼命摇头,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哀声,彷彿在跟我说着[这不是我……我是被逼得……]的话语。

  当然看到这幅有如重口味A片才会出现场景,让我着实震惊,熟人竟然会被如此捆绑PLAY,心中除了激起性欲的波澜外,也对眼前女孩产生怜悯的心情,当下我问朱隆:「这是……」

  朱隆回答道:「别说你不认识~ 这就是陈雨焉,就是我们首宇大学的校花,首富陈天龙的宝贝千金啊!!别说你不认得她。」一边说着还把插在雨焉下体的两根电动阳具用力抽出,雨焉顿时间哀号了一下,前方小穴的那根肉棒抽出的瞬间还沾黏了大量的淫水,离开小穴后还牵丝起透明的液体滴落地面。

  「还是你不会认脸,只会认这个被你干过的烂穴啊!?你看小穴的孔都闭不起来,已经被大家给干翻了,都闭不起来的模样。」朱隆用嘲讽的语气如此说道,虽然我不太清楚……这方面的判别……,但实际上经过这两年众人的摧残,阴唇早就不像当初处女般的紧緻闭阖。

  就算艾莉娜的妙手回春,也仅能让逐渐分岔的阴唇停止扩张,另外也打入特殊色素让小穴保持当时的粉红色,现在的阴唇就像是合不拢的小花瓣,雨焉每次洗澡看到这块被蹂躏的私处,对比先前羞月闭阖的模样……,心中都会产生噁心、不舍的感慨………

  这段话……确实激起我一点怒火,先不说贬低我的人格,这话同时含汙衊到眼前的这位女性……,更何况她在我心中,是一位不该受到如此污辱的女性。
  而且话中有话的感觉,配合我先前在岛上调查到的资料,朱隆一定不时简单的嫖客那么简单,他可能有一定程度的涉入陈雨焉禁锢的,接着我就直接问道:「你……到底对她做了甚么……!?」口气中还夹杂些许威胁的口气,似乎想要逼迫眼前这个人讲出实情。

  朱隆走到雨焉深厚,轻轻拿起一把秀发,闭上眼睛一边嗅着,一边跟我说到:「好香啊~你今天的头发味道真棒~ 你看这放荡的样子才是她原本的本性啊~ 以前道貌岸然的样子都是假象,这样天天跟别人做爱、当别人的性奴隶才是你毕生的愿望对不对啊?我的小母狗?」

  朱隆一边说着一边把雨焉口中的嘴球拿下,还将手指在雨焉耳后、脖子上的敏感带来回挑逗,跟雨焉说着:「跟你的老同学说说,你真正的模样吧!」
  雨焉被朱隆手挑逗着敏感地带,不禁发出:「阿……哈……哈……」的呻吟喘叫声,看着我迟疑一会开始说到:「焉奴是……朱隆主人的性奴隶……我很想……啊哈……被主人……还有主人以外的男人干……插小穴……做爱……我最喜欢的事情……跟别人做爱最棒了……我最喜欢被肉棒插到高潮……的感觉。」
  似乎是被训练好的样子雨焉一边讲话还一边摇摆着臀部,像是妓女在招揽恩客般的放荡模样。

  朱隆在雨焉的身后玩着她的秀发、粉颈,只听到声音没有看到雨焉脸身表情,听到雨焉如此跟老同学淫荡的告白,朱隆的嘴上都露出一抹长长的淫笑;但我面对到的雨焉却是一边讲着,脸上一边落下斗大的泪珠,一脸哀伤的表情彷彿在告诉我,她现在说的都不是真的,希望我可以理解。

  彷彿读到雨焉心思的我,点了一下头并且说道:「我懂」。

  这个举动看在朱隆眼哩,是个无意义的举动,但雨焉似乎也看到我的话语中额外的意思,露出了浅浅的微笑,像是得到宽恕般地放松心情,但……此时我更加确认朱隆这个浑蛋,就是把雨焉给禁锢到岛上的凶手之一!!

  这时我怒火攻心,就像是拍苍蝇似的,把朱隆那双在府抚摸雨焉嫩颈的髒手给拍开,顺势一把揪起朱隆的衣领吼道:「给我放开雨焉!!你这个混帐到底对她做了甚么??」

  衣领被揪起的朱隆收起原先淫笑的眼神,并表现得丝毫不畏惧,用着斜眼看着我冷笑地说道:「你很有种!你是第一个在我面前为雨焉出气的人,也是第一个对我敢对我动粗的人。」

  听到这里怒火直冲脑门的我,一把将朱隆整个人往一旁甩去,朱隆摔在地上,也顺势弄倒了一多桌椅,还有上头的物品,原本乾乾净净的地板变得一片狼藉。
  这时雨焉在一旁看傻了眼,我没有听从她在妓院时的警告,不但继续深入追究,还把岛上最有势力的人- 朱隆(岛上的交通部长、臣力集团接班人兼栗崁国分公司总经理……),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为了自己做出这种傻事……,想到先前莎拉被芸宁揪众殴打的惨况,想到这样的场景又要在自己眼前上演……,这种自己无能为力的脆弱……连累到其他人的罪恶感,自己已经不想要再重演一遍。

  便开口对我喊到:「我……不是跟你说过……不要再继续追究下去……呜……他们这群没有人性的傢伙会把你给杀了……为什么不听我的话……,这里整个国家都是他们的,我想逃也逃不了、你……这样只会害得你越陷越深啊!!!」
  这时我心中也是五味杂陈,看到朱隆伸手在抚摸雨焉时,心中竟然升起一股蹭恶感,并且知道把纯洁的她玷汙到今天这番田地的凶手就是这个人(当时心中推论的结果),平常待人和蔼、冷静的我竟然也会有这样粗暴的举动,令我感到不可思议,但……做了就做了,已经无法回头了………

  朱隆摇晃着身躯,缓缓站了起来,笑出诡异的笑声:「呵呵呵 哈哈哈!!!……」,诡谲的笑声在房间内不廷缭绕,接着大声笑道:「陈雨焉呀- 陈雨焉呀,你是哪里生来的福气,就算做了我的性奴隶、肉便器,还被弄去当妓女、当派对上泄欲用的性玩具,还是可以魅惑道这样正直的男人为你这个滥婊子卖命啊……」
  话还没有说道,怒火再次点燃的我抡起拳头朝朱隆的脸上K了下去,好不容易刚站稳的朱隆跌落在凌乱不勘桌椅堆之中。

  朱隆不改诡异的笑容,用着讨打的语气跟我说:「怎么样?是没有干够这个臭婊子吗?没关系今天有的是时间可以让你玩她、干她、上她,或是你想要玩点新把戏像是SM之类的我这里也有道具………」话还没有说道,又被我搧了一巴掌过去,这掌打得用力,将朱隆的脸狠狠打歪90度,转回来时左边的鼻孔还甚至一丝丝的鼻血。

  不爽到极点的我,对着瘫软在桌椅堆中的朱隆问道:「你……凭甚么把陈雨焉给禁锢在这座岛上?她原本有属於她的光明未来,凭甚么被你这样的垃圾给糟蹋!!」

  朱隆用轻蔑的眼神跟我说:「凭我是有钱人啊,我这个有钱人就是任性,想要的东西不管是甚么奢侈品、还是女人,我想要的东西我一定要弄到手,就算是那位曾经是首富的千金,万人迷的校花我就是有办法把她弄到手。」

  朱隆用袖口擦拭流下的鼻血后继续跟我说道:「你以为你是谁?警察、法官,不对你甚么都不是,你只是穷得要死的老百姓,每天为了三餐餬口就得用尽全身力气,告诉你,像你这样的穷人,跟三流、四流的女人结婚过上平稳的日子就好,就算陈雨焉没有在岛上做妓女,还在臣力当她的千金大小姐,你花上一辈子的时间,也不可能碰到她一根寒毛」

  「别以为你在岛上跟她来过一夜,就以为可以癞虾蟆吃天鹅肉,我告诉你这座岛上过她的人至少有上千个男人……,还有一些特殊癖好的女人……嘿嘿……,扯太远了……,难道这些干过她的人,就一定得要为她出气吗?该说是你心肠太好,还是说你笨的无药可救?……」

  就当我要准备给朱隆一脚踹下去的时候,朱隆用他的脚挡住,并且将脸往雨焉被捆绑的地方望去,并用下巴指了一下要我往那里看,这一看不得了,四肢被绑住,又被吊在半空中的雨焉,整个人开始抽蓄了起来,整个人在颤抖抖个不停。
  当下看荒的我,便不再理会朱隆那个王八蛋,便冲到雨焉身边,一边问她:「雨焉你怎么了,我知道我没有听你的劝就私下调查是我的不对……但你………」就在我触摸到雨焉因为不明原因扭动的身体之时,一阵电流从她的肌肤上传来,酥麻的电流感顿时兼让我的手反射性地缩了回来。

  但往雨焉四周一望周围的绳子应该适用尼隆做成的,根本不会导电,但在她的身上再次碰触……,确实有些许的电流从她身上传来,这时雨焉早就快承受不住剧烈的电极,慢慢翻起白眼,用着仅存的力气说道:「不……要……碰我,是我……脖子上……的那个……」

  就在刚才第二次被打倒在地上时,朱隆刚才瞄到原本在桌上的手机,恰好因为桌面掉到自己旁边,便偷偷趁着杨俊不注意,打开奴隶APP切换到电击模式。
              [电击强度6]

          [再次执行(Y)] [放弃(N)]

  朱隆利用视线的死角,疯狂地用右手拇指狂按手机萤幕上的「再次执行」,电得雨焉在半空中不停抽蓄颤抖,当下慌张地火根本没有注意到朱隆这个小动作。
  虽然雨焉叫我不要碰她,但全身上下只有脖子上那个,酷似宠物项圈金属项圈能够解释是她遭受电击的元凶,当下为了解除她的痛苦,便伸手触碰那环电子项圈,刚触碰的瞬间强烈地从手指流窜到手掌、手臂、肩膀,一直到脑部,这种酥麻电击感传导到全身……是种难以想像的痛苦。

  这瞬间我才体会到……原来这些日子来她受到这样的痛苦……,难怪她叫我不要继续深入追查……,她真的比我想像的还要坚强……,一个人默默承受这一切不公平,还有一群变态的折磨,此刻的我心想手上电击跟她经年累月的折磨比起来,根本就是九牛一毛,身为一个男人如果这时候放弃了……,我根本就连眼前的弱女子都比不上!!

  我的心中浮现出无比的勇气,藉此压抑住自己的反射神经不要将手缩回来,并两手用力抓紧项圈两侧使尽吃奶的力气往外拉,边拉还边喊着:「阿!!!!!!」
的呐喊声,希望可以透过呐喊来增加一丝力气……,但这金属项圈不仅丝毫不动,而且还加大电击力道,电得我头晕眼花,整个人都快要站不稳了。

  就在要晕过去得瞬间看到雨焉那痛苦哀号的表情,我不知从哪里又涌出一股力气,想再做最后一次的拉扯,试试看能不能把项圈扯下,但事与愿违……拉扯许久后的项圈仍然是屹立不摇,就像是藤蔓似地附着在雨焉那纤细的脖子上。
  最后……,不知是否力气用完,我整个人渐渐失去力气,脚步在也按耐不住,弯了下去,眼皮越来越沉重,全身剩下的力气集中在拉扯项圈的手上………
  朱隆突然走过来说道:「怎么样啊~ 有没有电得你爽歪歪,原本打算给你一大笔订单,顺便犒赏你让你干几回这个臭婊子,乖乖回去后你一样可以吃香喝辣的,结果,你不听话还想要忤逆我,这下你知道下场了吧,老好人不是这样当的~ 」,这时朱隆手机萤幕上的显示的电击强度显示:[ 电击强度 9] ,已经超
过过往电击的力道,由於是一次电击两人,朱隆才开到如此的高,想藉藉此把杨俊电晕,如果平常只用在雨焉一个人身上,这样的强度肯定会让她全身痉挛而死。
  朱隆边说边将我的手从项圈拉开,我虽然……已经半晕了过去,双腿几乎快站不稳,已经快要跪到地上,眼神癡呆弥留就像是快要晕厥过去似的,但双手手指仍紧扣在雨焉的电子项圈上不放死都不肯放开,朱隆就算用尽全力也无法撬开我紧握的手指。

  最后我感觉到后脑勺传来一声「扣」的巨响,感觉自己的意识没有办法支配身体,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动弹不得,意识也越来越模糊,眼前突然一片漆黑,甚么都看不到……听不到……逐渐感觉不到任何东西。

  过一会儿,似乎有恢复点力气可以微微睁开眼皮,但发现自己被两个孔武有力的臂膀给拖着走……,眼前一黑又失去知觉……

  再次睁眼看到自己头低低的裤子,身体晃来晃去,皮肤感觉到有一圈一圈的东西勒紧自己……,接着又感觉到自己似乎坐在椅子上……,然后背部被一股力量拉扯,撞击椅背,由於向后的力道太强,整个头垂直往上弹动跳一下,眼前画面也随之向上摆动。

  这瞬间,我再次看到的是一个白皙肌肤赤裸没穿衣服的少女……,少女美丽的脸庞……这个人一定是陈雨焉,除了她之外……我就没有看过这么美丽动人的女子,雨焉她一脸忧愁地看着我,似乎担心我甚么……,她的双手不知道为什么被绑背在身后,纤细的双脚似乎站在甚么平台上,但她的双腿开开的对着我,好像没有害臊似的,但接着我的眼前一阵迷濛,头又晃回到原来滴下的位子,往下看着自己裤档后……,逐渐失去……眼前又陷入一片漆黑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再次醒来,感觉到一阵头晕眼花,稍微晃了一下等意识恢复清醒,发现自己坐在原来的房间中,此时后脑杓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,这时我才想起来,刚才好像被不知道甚么人拿东西敲了一下。

  摇晃一下身体,才发现我被绑在一张椅子上,除了全身都被捆绑在椅子上之外,双手也被紧紧铐在椅背无法动弹,接着我前一看……,眼前一个有三人:陈雨焉、朱隆还有刚才热心招待我的小姐(芸宁),那两个人在静静地在一旁忙着自己的事情,像是用电脑、还有准备不知名的道具。

  这时先前那位热心的小姐看见我醒过来后,并跟朱隆说:「醒了醒了,表哥他醒过来了。」然后朱隆放下手边的工作,跟着这位小姐一起走过来。

  小姐开始对我说:「啊哈~ 你好……我记得你的名子是杨俊,我叫做朱芸宁,朱隆的表妹,你可以叫我芸宁,请多指教!!」一边笑着一边用古灵精怪的笑容看着我,似乎是想要对我做甚么恶作剧似的。

  芸宁接着对我说:「欸欸,杨俊你看你看,前面那个大姊姊,屁眼一张一张,还有前面那么骚穴一闭一闭,好奇怪欧~ 」

  终於回过神来,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,顺着芸宁小姐的话往前看,果不其然,眼前这个人就是雨焉,雨焉正以很诡异的姿势蹲在两个平台之上,脚掌上似乎有细小的绳子固定住脚步、两边的小腿上都各有一条细绳将双腿向外拉,就像是蹲蹲式马桶似的,准备要排泄出自己身上的屎尿。

  我坐在椅子的高度,再加上平台有半个人身高高,我的目光平视刚好对上的就是雨焉小穴、肛门,也是女孩子最私密地方,派谢口的闭合实况,我这个角度可是看的一清二楚。

  抬头一看,雨焉的表请相当痛苦,整张脸都胀红了起来,呼吸也开始加剧,就像是快要忍不住,准备蹲在马桶上解放开来。

  芸宁在我身后对着雨焉说道:「欧~ 贱奴你今天比平常还努力,灌了800cc的浣肠液过了半个小时,还没有泄出来,真是不简单啊~ 已经超过你的最佳纪录啰~ 」

  芸宁接着挑衅雨焉继续说:「是甚么原因让你这么能忍啊~ 是这么多人在这里让你害羞吗?还是有男生在这里让你害羞?还是眼前有这位帅哥的关系让你不敢拉屎拉尿的吗?」边说还用手指拉起我的下巴,调整我头部的角度,好让我的目光准确直视到雨焉那剧烈收缩的肛门、尿道上。

  从芸宁刚才的话语,搭配先前……有听说过的特殊性爱玩法,雨焉应该是被彻底浣肠……,他们这群没良心的变态……竟然敢对女孩子做这种事情,过去我连雨焉这对女神放屁的声音都没有听过……,现在就要她在我面前拉屎………
  雨焉气喘呼呼地说道:「主人……拜託……让我去其他地方上厕所……上一下就好……,不要让他看到,以后您要怎么惩罚我都没有关系,就这次……请您让我留个面子………」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,过往自信中带着傲气的雨焉,第一次跟别人低声下气地说话,而且就我所知,这个朱隆是他先前讨厌的类型,过去就算打死他也不可能会如此卑微的请求他才对……

  朱隆也附和芸宁说道:「没想到你这个小母狗也有喜欢上别人的时候~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,今天我就是要你在你喜欢的人面前拉屎拉的痛况,听说喜欢一个人连屎闻起来都是香的,待会来问看看杨先生,我们家的贱奴拉的屎,是香的还是臭的?」话说完就右手拿起电话,左手拿个一支原子笔在雨焉绞痛到不行的肚子上搓来措去。

  雨焉光是抵挡肚子中的便意已经使出浑身解数,再加上朱隆原子笔在下腹的乱搅和,自己感觉到灼热的排泄物已经快要抵达肛门口快要喷发而出,这时映入我眼帘的画面的是除了强烈收缩的钢门外,还听到些微的排气声,这时收缩力倒也变得更加剧烈,光用看的也知道她已经快要按耐不住了………

  这时朱隆右手拿起电话,跟另一端的人说道:「进来帮一把,焉奴今天闹脾气,屎都拉不顺的,进来帮她一下!」

  话说完没多久,进来一位戴面具的女性(艾莉娜),看到雨焉看到她惊恐不已的表情,就知道雨焉对她存在着绝对的恐惧,这些日子一定是受了不少他的苦,才会露出这么恐惧的表情,这位女性开口说道:「哎呀呀,我们的小贱人今天怎么回事啊~ 连屎都不会拉啦?还是看到怕这位小帅哥看到……」

  朱隆这时插话:「好了,话不多说,赶快用那个甚么针的,让她赶快拉出屎出来,让这个男的闻看看,自己喜欢的人拉出来到底是香的还是臭的东西吧。」
  雨焉这时还在继续求饶:「各位主人……拜託请大家饶过焉奴,放过他吧,他只是平凡的小老百姓而已,焉奴以后一定会乖乖伺候大家的,请大家不要再折他了……」

  艾莉娜这时说道:「少废话,这几根针刺下去后,你不想拉出来也都得拉出来~ 」,这时艾莉娜拿出数根针灸用的针,插在雨焉肛门四周,并且其他部位像是小腿、脚背、脊椎……等地方都下了无数的针,原本痛苦表情,在下过这些针头后,变得更加狰狞,一颗颗斗大的汗水从额头上不停窜出,滑过脸颊、汇聚在下巴上,最后滴落在地面上。

  雨焉似乎发现大事不妙……开始慌张的求饶:「不要……不要让我在他的面前做出这种事情……,拜託……让我留点面子……我不想让他看到……」

  朱隆笑着说:「甚么?我么的陈雨焉竟然也会想要面子、会害羞耶~ 你真的不想要在他面前拉屎吗……?」

  刚才还有些昏迷……使不上甚么力气说话,虽然我现在被牢牢绑死在椅子上,但……看到雨焉那一副不情愿的表情,心中不免还是怒火中烧,立刻呛朱隆:「朱隆!!你这个浑障!!你没看到人家不愿意吗?强制别人拉屎拉尿的很有趣吗?如果是的话你们在场的三个人都是心理变态啊!!快放开她让她去厕所!!」
  艾莉娜听到这席话笑而不语,开始在把刚才那些针灸在雨焉身上的针头,都分别捻过一遍,每转动一下雨焉脸上表情就会剧烈抽动一下,看的出来这些针头带给他多么大的痛苦。

  在约数秒后,艾莉娜给了芸宁一个眼神后,芸宁将一旁的水桶踢到雨焉屁股正下方,就在艾莉娜两手同时转动针头的时候,雨焉突然全身剧烈颤抖,发出:「阿!!!!」的嘶吼声,屁股顿时喷出一大坨咖啡色的稠状物,劈哩啪啦的肛门解放声不绝於耳的在房间在四处回荡。

  虽然排放许久,终於停顿下来,但艾莉娜说还拉得不够乾净,於是乎又再次转动多组针灸的针头,只见雨焉再次发出哀号声后,原本停歇的肛门又再次喷发出咖啡色得稠状物,并且持续好几次循环,直到艾莉娜觉得雨焉拉乾净后,才将针头取出,之后……雨焉整个人瘫软下来,地上那个水桶已经装的半满雨焉方才拉出的屎……,还有中些突然临时喷发出来的尿………

  这时我看到雨焉瘫软下来后问朱隆:「朱隆我问你,你这样的行为想表达甚么?」

  朱隆说道:「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画面耶~ 你不觉得看一位美人拉屎,看起来很过瘾吗?尤其是我们的校花,我们以前都以为她不会当着我们的面做这种事情,而且我们都以为美女都不会拉屎呢~ 没想到外表这么漂亮,拉出的大便竟然会这么臭吧?哈哈哈!」

  雨焉一边听着一边低下头不敢看我,这时我很呛得跟朱隆说道:「你有没有问题啊?谁拉的屎不臭,身体循环本来就是这样,就是把废物排出体外,臭不臭跟外表一点关系都没有,你如果觉得看这种事情很开心,那你根本就是心理变态!每个人本来都会有不想给其他人看的东西,没有必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强窥别人的隐私。」一边说着我还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们三个人。

  朱隆听完这席话后,愣了许久,彷彿失去兴似的叫艾莉娜把房间收拾收拾,顺便把那桶臭死人的排泄物赶快清掉,并且把芸宁、艾莉娜请出房间,现在里面就只剩下我、朱隆还有被绑在半空中的陈雨焉。

  这时朱隆开始播放影片,要我看着陈雨焉在岛上沦为奴隶后的影带,从一部影片开始,就看到一位戴面具的男性(J先生-先前朱隆在岛上的另外一个身分),在亲吻雨焉,并且在她身上不断猥亵、甚至在最后以项圈电击逼她乖乖接受他侵犯的影像,并且他还不断跟我炫耀,里面戴面具的人就是他,那时候的雨焉还是处女~ 跟现在千人骑、万人跨过的烂穴不一样。

  另外在看到雨焉在舞台上被芸宁扒光衣服,还被以前的同学嘲笑,甚至拨放雨焉被绑在座椅上,被强制破处的那段画面,看到鲜红的鲜血从阴唇缓缓流出,一旁的雨焉看到这段画面还不禁落下一行泪水,朱隆这时还一边靠近我一边讲述第一次插入时那种触感,甚么很紧、很滑还有突破处女膜的爽感……

  一边听着心里的火就越来越大,背后被绳子绑住的双手在刚才一番挣扎后右手莫名挣脱开来(猜想是没有绑牢靠),看到脸越贴越近的朱隆,不由分说一拳就给他锚下去,这全不偏不倚打到朱隆的左眼眼窝,顿时间就肿了起来。

  听到打闹声的芸宁、艾莉娜,带着两名保镳进来,看到准备要继续对朱隆施暴的我,立刻就架起我的挣脱的右手,将我拖到一旁,确认一下他们的老闆- 朱隆的伤势。

  朱隆站稳脚步说道:「第二次了……今天你这个垃圾第二次打我!!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的。」接着眼神驶给两位保镳,接着他们就把我椅子上的绳子都解开,正当我一脸疑惑的时候,旁边其中一位保镳突然出拳打在我的鼻樑上,顿时感到一阵头晕眼花,接着另一位保镳拳头往我的腹部打了进去,力道之前感觉整个拳头都陷入腹部之中,内脏都移了位似的。

  这两物保镳的力道十分的强大,跟我们这种菜鸟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,刚离开椅子就站稳的我顿时间就被这两位保镳打的抱腹跪下,他们似乎没有留给我休息的余地,一人一拳打在腹部的两侧,顿时间我听到骨头脆裂的声音……,我的肋骨……好像断了,接着喉中一阵液体从胃部急涌而出,被这液体呛到下意识吐出来后,发现透明的液体中带着我大量的鲜血中。

  接着在在到这两人一阵猛打后,身体多处骨折、瘀青外,嘴角不时涌出大量的鲜血外,连鼻子也缓缓流出鼻血出来,这样一来光是保持呼吸都是一件难事,眼前更是因为挨上数个拳头而肿胀不堪,肿到几乎快要看不到眼前的东西。
  被殴打的期间,我听到雨焉不断跟朱隆、芸宁他们求饶,希望他们可以放我一马,这是我……第一次看到雨焉为了我哭着跟别人求饶的模样……,就在两个打手停下后,我因为雨焉淒厉的求饶声冷静下来,我……原本不是要把雨焉救出来吗?怎么换成是她在救我一命………

  这时我怀着歉意跟雨焉说道:「对不起……没有办法救你出来……,我……对不起你……,我很喜欢看到你充满自信走在阳光下的模样,我也很喜欢你充满冷冽带着知性美的眼神,我最喜欢的是你……肯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善心……」
  芸宁笑着跟我说到:「欧~ 看起来你似乎以为你很了解这个小贱人,我应该给你看看认识她的朋友怎么说的,还有岛上的居民都怎么批判她的。」

  芸宁开始拨放着雨焉在工地广场被秦贤朗诵他们捏造的贪污证明、接受所有工人们批判的场面,甚至还把浴室那段雨焉被她的好友羞辱、贬低的话一一在我眼前重播,一边拨着的同时,我听到一旁有抽泣声,看到雨焉两手摀住自己的双眼,眼泪就想止不住的河流从指缝间缓缓流出。

  (芸宁在播放期间解开雨焉身上的绳子,她似乎想看雨焉自己形象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崩坏时,会有甚么最真实的反应)

  这时我使尽吃奶的力气站了起来,收起刚才被打时一脸畏惧的表情,带着一副政经的眼神往雨焉那里走去,朱隆、芸宁似乎没有阻止我,似乎以为我认同影片上的话术,已经认同雨焉是个十恶不赦的女人,想看看我会对雨焉做出甚么样的批判,就这样我来到雨焉身旁。

  我开始说道:「没想到……你是这样的一个女人……把手拿开!!!看着我」这时我大声的喝斥,并把雨焉的原本摀住美丽脸庞的双手强力拉开,这时她的泪水早已浸湿整张美丽的脸,眼神变得非常的害怕……,似乎害怕着我跟那群人一样,用其他污辱的言词来辱骂自己。

  这时我一百严肃表情,紧紧抱住雨焉将她的头拥在怀里说道:「你是我看过最正直的人,我相信你不会做出贪污的事情,还有……你帮了很多人……,可能你都不记得了,像是我、XXX、OOO都是你帮助过的人、在我们最危急的时候伸出援手,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们也很难有今天平凡安稳的成就。」

  这时我想起过往,因为家中遭受的剧变无法支付昂贵的学费、生活费时,雨焉她免费帮我找了免息的就学贷款,让我在毕业后得以慢慢还清款项,同时她也帮助不少弱势的朋友,像是被性骚扰、被诈骗、生活出现困难的人……等等,她一个人默默在大家的背后支撑的大家。

  接着我继续说道:「你的公正没有错,错的是那些不怀好意接近你的人,如果没有你的公正言明,我们这些平凡人再努力,也根本没有机会跟大家平起平坐,一辈子也只能被他们使换来、使换去的,是你让我们这些普通人可以在顺顺利利成长茁大的,在最危机的时候拉我们一把,不要为那些小人一番见识,你就是你,正直善良的陈雨焉、心中总是为他人不幸着想的陈雨焉……」。

  陈雨焉听完,整个人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,自从上次在浴室被同学、闺蜜误解般的羞辱后,自己陷入无止尽的自责回廊,一直认为自己是在拥有绝对的权力下胡作非为,让世人受苦……间接害自己的困境雪上加霜……,但今天听到杨俊这席话后,整个人就像是万里晴空,过往的仇恨、误解、悲伤访无烟消云散一样,彷彿眼前这个人最懂自己在想些甚么……,就像是他唤回过往那个正直善良的自己………

  看到这里朱隆、芸宁脸色开始大变,原以为当时一脸严肃的我,会跟影片中那些人一样一起挞伐陈雨焉,没想到我突然之间眼神、话语变得温和,唤起雨焉那纯真善良的自己,当雨焉再次回头望向他们俩时,竟然是投以自信的眼神,彷彿告诉他们俩说自己会逃出这座岛,并且将他们绳之以法。

  朱隆看到这样的场面后非常不爽,拿起电话拨给我远在国内的老闆,表明自己是臣力集团的董事长的儿子,并要我的老闆劝我放弃一切,赶快回到国内,不然……他就会施压叫我的老闆FIRE我,并且在业界永永远远的封杀掉我的存在。

  听到这里陈雨焉一脸担忧的表情看着我,这时朱隆将电话丢了过来给我,结果电话里老闆开始劈哩啪啦讲一大堆,说甚么臣力有多大……还有我对公司有多重要,千万不可以得罪他们,不然公司就会倒闭之类的……,虽然老闆不清楚我在岛上哪里得罪少东,但拼命要我要顺着朱隆的意思……,不然他也帮不了我,原本他还期待我在工作上的表现……balabala一直劝我要跟朱隆低头。
  朱隆这时开口跟我说:「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,只要你发誓不再接近雨焉,我可以让你刚才签的订单全部成立,并且还会再额外派发新的採购案给你们公司,这么大案子的工程案……够你们小公司好几年的营业额了……,这样你就可以成为你们公司的红牌业务。」

  朱隆看到雨焉恢复过往的自信……还有对男人的爱慕之心,朱隆心里产生嫉妒的心情,虽然自己可以将雨焉禁锢在这座岛上,但雨焉的心彷彿就被眼前这个男人夺走似的,看到这两人搂抱的亲密画面,自己也是嫉火中烧,就像是煮熟的鸭子飞走似的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若单单只是让眼前这个男人(杨俊)消失,雨焉恐怕不会心服口服服从自己,一旦这个男的为了利益抛弃雨焉,那杨俊在雨焉心中善良的一面将会彻底瓦解,届时雨焉又可以成为自己的囊中物。为此朱隆自己不惜开出诱人的条件,希望杨俊可以在雨焉面前暴露自己只是一个无能为力的小老百姓,根本就无法拯救她。
  我深思熟虑了一下,便跟公司老闆说道:「老闆……抱歉,感谢您多年来的栽培,虽然这件事的始末无法跟您说明清楚,但我现在有我该做的事情,而且我没有做这件事情,将来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……,一辈子都只会陷落在痛苦的悔恨之中。」说完便关掉电话,把电话随手丢到一旁。

  朱隆继续跟我说:「你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你大好的人生,只要我讲一声,这栋楼的妓院都可以让你免费玩的够,玩上一年半载都不是问题,怎么样没有必要为了这个女的让你放弃你的大好前程吧。」

  朱隆看我不为所动,又再继续加码:「这样还不够!?你好样的,我再给你最后的加码,不但先前讲的订单一样成立,下次岛上拍卖性奴隶的时候,我再帮你买一个处女奴隶回来养着,毕竟你身边那个女的也不是处女,无缘享受破处的快感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!!这可是你旁边那个破麻做不到的事。」

  这时我已经没有像先前那样冲动,先是紧紧拥抱雨焉,再放手转身向朱隆说道:「是不是处女根本就不重要,我看到的是你这个人在玩弄一个正直善良的人,我没有办法、也不想要成为你这种烂人的共犯,朱隆朱先生……,我一定会让你绳之以法的……」就在这时感觉到腹部一阵剧痛,其中一位保镳对着满是内伤的腹部再次打了重重的一拳,这时我感觉到身体无力瘫软在地上。

  虽然他们没有在把我绑回座椅上,但已经筋疲力竭倒在地上的我看着陈雨焉被这两个保镳拉走,朱隆还让那两位保镳在我的面前干着陈雨焉,看到那两个人脱下衣服后,露出超长超大的老二,这种大小……是连我也自叹不如的大屌………

  其中一名保镳像是婴儿般把雨焉的抱起,背对的将雨焉的肛门缓缓没入自己的老二之中,另一人则顺将他的大屌插入前方的小穴之中,就这样一前一后两名保镳加上雨焉当着我的面玩起了3P,两人还甚至好不留情地各抓雨焉的乳房用力的挤压,刻意将其揉压成各种诡异的形状。

  这时雨焉因为突如其来的强奸、蹂躏痛楚而哀嚎……,这时的我已经无能为力,无法眼前的人继续侵犯自己最珍贵的人……,此时感觉到有不少鲜血从口中、鼻孔流出……,想要叫他们住手的话都讲不清楚,意识渐渐昏迷过去……

  这昏迷的时间……感觉过上很久……再次醒来时,环顾四周,发现自己似乎身处在飞机机舱上,身边还放了一大包行李,往内翻里面有我的护照、衣物……等东西都在里面,护照上已经盖上出境的海关印章,看到这一幕,不禁让我感受到朱隆在岛上势力的强大,才过一会儿,他们就强入我的在帆店的房间,拿走我的行李,而且连海关的面都没有见上,护照上的印章都已经盖好了。

  这时整个人因为多处的内伤、骨折,稍微轻晃剧烈的疼痛就让我不敢轻举妄动,望向机外蓝蓝的天空、白色的云朵,此时我不禁感慨,没有想过要离开栗崁国的人,却被恶人陷害送上了飞机;而另一个想要逃离这座岛的人,同样也被恶人陷害,可能今生今世都无法逃离这座让她痛苦万分的小岛………

  回到国内住处后,看到门口一纸箱的东西,放满自己在公司内的物品,就知道朱隆他的势力究竟有多大……,知道以后要自己吃自己……,拖着行李箱、把外头纸箱的东西踢进屋后,整个人就因为重伤、劳累……等多个因素就这样倒在客厅门口开始呼呼大睡了起来。

  醒来后望着家中尚未整理好的行李、公司杂物……,心想要……自己要甚么时候才能把雨焉救出来……,远离那座充满是非之地的小岛………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ppaaoo 金币 +17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