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江湖谈性】(01)作者:老实和尚1980
【江湖谈性】(01)作者:老实和尚1980
字数:3047


               (1)小艾

  陌陌,这个所谓约炮神器基本没给我带来啥桃花运,只来了一个姑娘,小艾。
  那天我在浦西的一个酒店大堂等人,闲的无聊就开了陌陌看看周边,一会儿就有个姑娘呼我,聊了几句,后来要去开会,就换了微信。

  小艾的朋友圈里,展现的是一种精美的生活,精致器物,醇酒美食,美景佳人,无忧无虑;哥也一直天南地北的走着,就在微信里偶尔聊聊,挺开心,有次去马来,带了一个海螺回来寄给她,她很高兴,要请我吃饭,可惜哥调到了美国,到我们两个最终吃上饭,已经是两年后我回上海做项目的时候。

  小艾眉清目秀,有点肉肉的,说话温温柔柔,聊得挺开心,就是缺了那点上床的feel,吃完送她回家了。

  男女相悦,上床就需要一个好的timing

  那时候上海的项目不顺利,有天晚上从公司出来,在下面的酒吧喝了杯啤酒,小艾来了微信就问我要不要去唱歌。

  我们就在台北纯K喝酒唱歌,开了瓶她带的红酒,喝完了又开了瓶,唱了好多歌,小艾靠着我坐着,一回头,我吻上了她的唇,甜丝丝,软绵绵的,包厢里灯光昏暗,小艾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,外面罩着一件夹衫,手探入她的夹衫里,顺着V领摸上了她的胸,轻柔挺起的小乳头,小艾嗯啊的轻唤了一声,双腿夹住了下面已经摸到她群里两腿间的我的手,指上感觉到丝质的内裤中间的潮湿和里面的滑嫩,手指顶了顶下面的小突起,小艾停下了舌尖的纠缠,眼里有点朦胧,看着我说,我喘不过气了。我说,「走吧………」

  那阵子我住在酒店,进了房间也没有开灯,窗户外面是延安路高架,一条璀璨的灯龙,灯光映进了房间。

  小艾走到窗前,我在后面搂住她,双手揉上她的胸,波涛荡漾,一只手抓不过来,「你是有D杯吧」。

  她不说话,把窗帘拉上,挡住了外面的光,拉着我上了床,我们在黑暗中摸索着互相脱光了,轻吻,抚摸,在她下面泛滥滑腻的时候,插入了她。

  小艾的阴道很紧,很滑,肉棒进去很顺利,她在我耳边随着抽插的节奏在喘息,偶尔轻声叫一声,房间里只有床头柜下面的夜灯散出来的微光,她光滑的脸庞,胸前荡漾的乳房,肉棒进出的撞击声,我们就这个体位,深深地插入,一会快一会慢,缓下来就互相深吻探索着舌尖。

  大概十几分钟,在大力抽插的时候,她忽然抱紧了我,我要,我要,肉棒被阴道夹得更紧,能感觉到阴道里的抽搐,等抽搐缓了下来,我也不再忍着,大力的抽插,让又涨又硬的肉棒在阴道深处喷发,觉得阴道又一阵一阵的夹着按摩着肉棒,哥已经有段时间没这样的sex,毛孔都通透了。

  两个人身上都是汗水,就这么抱着一会,汗水,体香和sex混合的味道让这房间里充满温暖,后来,小艾起来,说什么换洗衣服都没带,要回去了;我给了叫了Uber,送她上了车,其实我也不习惯有人一起睡觉。

  小艾在上海是一个人,老公在新加坡忙自己的生意,她在上海忙着自己的一些事情,开了个酒庄,我说,你看我床上这么努力,你不发点辛苦费?小艾说,看你表现,拿酒给你

  小艾虽然在陌陌上找到我,老公基本不在,但她的性生活基本算单纯,也就有过两个婚外性伙伴,我是第二个,我的工作比较忙,出差也多,我们后面约会次数其实不多,一个月两三次,都是我去她家,看看片,做做爱,然后我就回我的住处去。

  对在床上这件事,我们很合拍,但女人的心和下身是通着的,一段时间以后,她渐渐委屈了,有次我和客户饭局,喝了些酒,结束了去她那边,做爱,呆了几个钟头,她说你能不能晚上陪我,可是我还是走了。

  那以后小艾伤心了,说不喜欢这样的一种关系,不要继续了。其实我挺喜欢小艾,即使不做爱,喝喝茶聊聊天也挺舒服。红尘滚滚的世界里,我的moto很简单,就是过一种简单的生活,去复杂化,做一个单纯的人,我基本不撒谎,因为撒谎这事情让生活更复杂,肉体是单纯的,情感太复杂。

  后来有几个月我们没有再见,我们偶尔在微信里有点联系,有次晚上我在办公室,刚好在她朋友圈点了个赞,她问你在哪儿,我在你办公室附近和人吃饭,我说还在加班啊,你有空过来喝茶好了。

  她吃了饭后,过来我办公室,公司里已经没其他人。

  刚好有朋友送了一盒好茶叶,我们就泡上茶聊天,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,小艾靠着我,两人靠的这么近,我摸摸她的脸,她迎上来我们又吻到一起,很熟悉的软绵绵的感觉,舌尖纠缠了一会儿后,小艾轻轻推开了我。

  我起来去关了办公室的灯,这里是CBD,晚上里面开了灯就是给这全世界真人秀了,小艾看我关灯,说你别想歪了哈,别想做啥,我说,我没想歪,我想得很直啊;小艾笑了,不行,今天我不会的。

  我们在沙发上坐在一起,我把小艾的手放在我的档间,说你看看他是不是很直啊,小艾说不关我的事,不管。

  我的抚摸着她的脸,拇指搭在她嘴唇上,有一种麻麻的感觉,小艾轻轻咬住我的拇指,舌头在里面舔着,我把拇指往她嘴里深入,她柔软的舌头就缠绕上了我的拇指,那时我下面的兄弟就更硬了,小艾的手隔着裤子揉着肉棒,嘴唇离开了我的指头,黑暗里眼睛亮亮地看着我,怎么样,受不了了吧,怎么办呢,我就是不和你做。

  我的指头又压上她的唇,她的舌尖又添上了拇指尖,我左手下去解开皮带,掏出了肉棒,说,不做,帮我吃吃棒棒,他想你了。小艾笑笑,我不管,她还是坐在沙发上,我站了起来,把坚挺的肉棒靠在她嘴边,她用手抓住了肉棒,抬头看着我,把肉棒慢慢吞了进去,肉棒挺了这么久,龟头感觉一阵酥麻,她的舌头灵巧缠绕着龟头,一阵吞吐,一阵舔,我还没在办公室有过sex,立地的窗户外面是灯火璀璨的CBD。

  我站在沙发边上,抱着小艾的头享受她的口交,小艾一直抬头看着我,幽暗的房间里,朦胧的眼睛,最后我忍不住,双手抱着她的头,她从后面抱着我的臀,开始抽插她的嘴,最后爆发在她的嘴里,一跳一跳的,她的舌头随着肉棒的跳动,轻轻地舔着龟头部分。

  我享受着这温柔的服务,最后我拔出来,坐在她身边,她抽了两张纸巾过来,擦拭我软下来的兄弟,靠在我肩上,说,你好坏,我从来没吃过这东西。我笑着摸着她的脸,都是精华啊,我也很少给出来的。

  那以后我们又开始了约会,但我不会喝了酒再去她家了。有空的话,就吃饭,唱歌,以前我们做爱是在她床上,两个肉虫啪啪啪,这么以后我们做爱转移到她的客厅沙发上,喝几杯酒在沙发上,一边看电视,一边互相放肆地玩弄着肉体,她趴在我的膝上看电视。

  我把她瑜伽裤子连内裤褪到膝弯,一边把玩她白嫩丰满的臀,时不时用无名指插到湿润的肉洞里插弄,她也会掏出我的肉棒一边吃一边套弄,受不了了就把她的裤子褪了,把她按在沙发的角上插进去,我们喜欢这样,脱光了下半身,上身却没脱。

  我压在上面,手从她T恤下面按上丰满的胸,下半身紧紧地结合在一起,慢慢地抽插,有时候不动,就她的阴道慢慢的夹着肉棒,好像棒棒和肉洞已经学会了说话,最后蓬勃的爆发。

  我还是回去睡觉,小艾送我到门口,递给我一个提袋,说,看你表现好,送你瓶酒。

  以后每次我都带着酒回去,有时候一瓶,有时候两瓶,基本是Whisky,从黑方到20年的Macallan,小艾每次在门口送我出去前递给我的那个提袋总有惊喜,我甚至拿到了一瓶Ardbeg

  呆在大学寝室里年月里,哥们几个都觉得能成为只优秀的鸭子挺好,哥觉得现在真好

  小艾本来就没正经得叫过我名字,我估计我们互相都不知道对方名字是怎么写的,渐渐我的称呼就落实成了「棍子」,你就是棍子,棍子,热乎乎的棍子
  小艾后来去了新加坡,上海倒变成了一个客居的巢,我也在天南地北地走,碰到的时候不多,那天她在微信上问我,棍子你孤单么?

  嗯,棍子需要温暖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