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【伪娘援交】(09)【作者:股绳小公主】
【伪娘援交】(09)【作者:股绳小公主】
字数:7254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伪娘援交- 9。危险援交(二)

  在他们离开后,我们三人沉默了一段时间。

  从墙上的时钟可以知道现在是三点多,如果晚上以七点来算的话,还有四个小时左右。

  依正常的思维来说,我们应该想办法做些什么,但我们却什么都做不了。
  我和小步几乎等同於被绑在一起,而我们的跳蛋和股绳是互相牵制的状态,因此两人都动弹不得。

  小芷则是瘫在床上,三人手脚都被绑着,本来就是动弹不得的状态。

  在一阵沉默后,我问了小芷「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」小芷回应「都被绑成这样了,我们想做什么也没办法吧?」的确,我也是这样想的,但就是觉得现在该说这种话来缓和一下气氛。

  小芷又继续说「我刚刚想过了,不如就当作是比较激烈的援交,照他们说的,乖乖听话到星期日就没事了吧」不愧是一起行动很久的夥伴,她所想的跟我想的都一样,但还有一个其他的因素。

  那就是小步的存在。

  若是只有我和小芷两人的话,就真的可以当成是激烈的援交,牙一咬撑过去就算了。

  但现在还有小步在,要是有女生在我们面前遭到轮奸,心里还是会觉得很受不了。

  小芷也看了小步一眼,然后又重新瘫在床上- 我想她应该和我想的是同一件事吧,只是要说出口太难受。

  「既然没有办法,现在就先休息吧,不知道接下来还要应付他们多久,能休息的时候就好好把握吧」小芷说完,居然很快地真的睡着了。

  「……」我想转头看看小步现在的情况,结果一转头也动到自己的脚,接着就是拉扯到小步的股绳。

  「呀嗯」

  听到小步呻吟了一声,然后感觉我生殖器上的跳蛋震度也加强了。

  「等等,我不是故意拉到的啦」我一慌张,结果又拉到股绳。

  「讨厌!」跳蛋被开到最强作为报复,似乎是没办法更强了,这震度比我们自己的跳蛋弱多了呢。

  「我们接下来会被怎么样?」过了一会,小步开口问我「……」我肯定知道,但实在说不出口。

  「刚刚看到你们被他们强暴,我也会被那样子对吧」「……」小步再次沉默了下来,她应该也想得到的。

  虽然刚刚小步不像我们被插入,只被强迫口交,不过没有口爆,仅仅是口交一阵子而已,但晚上就不可能这么幸运了。

  「如果我们拜託他们,说不定他们会愿意听……」

  我说出了一件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

  「他们可以在光天化日下绑架我,怎么可能期待这种事会发生?」也对……这毕竟只是我自己的期待而已怎么可能会发生,对方并不是好好付钱了事的人。
  「你们刚刚说的,你们有在做援交?以这个样子?」又沉默了一阵后,小步开口问我。

  「恩……之前做过好多次了,只是没想到这次会碰上这种事,还把你牵扯进来了」「就算你们没有来,他们还是会用同样的方法把我绑走吧,不如说有你们在,我稍微没那么害怕了」大概是知道接下来怎么反抗也没用,我们反而稍微放松下来,开始聊了一些彼此的事情。

  我跟她说了我们开始援交的原因,遇过的经历,还有小羽的事。

  小步长得很漂亮,身材又很吸引人,但却一直没有交男朋友。

  因为她不喜欢去学校上课,常常翘课在外面游荡,但不菸不酒的她,也很难碰上一同游荡的朋友。

  她不喜欢菸酒,也不喜欢声色场所,之所以翘课只是因为不喜欢上课,而非爱玩。

  结果就是跟学校的同学都不熟悉,而老师似乎也不想干涉了。

  但父母较为放纵的缘故,让小步得以长时间来都过着这种日子。

  也因为如此,才有这次事情的发生。

  「你是怎么被他们约出来的?」。

  因为很好奇这点,所以我忍不住问了。

  「我看到有人在徵求模特儿,说是拍捆绑照的,会付工钱,我看工钱很不错就和他们连络了。

  他们要我穿学校的制服,还指定要搭黑裤袜,结果就在碰面的公园被他们绑架了。

  话说回来,他们绑得很紧耶,觉得不太舒服,特别是下面,为什么那种地方也要绑?「我微微转头看了小步的腿,她的腿真的很漂亮,大腿和脚踝被绑住更是增添几分妖艳。

  因为绑了股绳的关系,短裙被高高掀起,黑裤袜露出得更多,让腿看起来更长。

  我和她解释了一些绳缚的事情,小步才说「什么嘛,难怪有个绳结一直刺激到我那里,觉得超害羞的」她的脸上微微泛红了,是现在才终於意识到股绳的作用吗?

  「但刚刚你被他们……那样了,你的女朋友……是叫小羽吧?她会怎么想呢?」小步开口问我,我脑中瞬间浮现了小羽的身姿。

  「……我也不清楚,她应该会很担心吧,如果她知道我们发生的事情的话」「不过也让我好奇了一下,毕竟你是女生的外表,和女朋友那个……办起事来的话会是什么样子」即使小步外表比较成熟,但没想到她对这种事情还蛮没免疫力的,「做爱」两个字也讲不出口。

  不过这也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和小羽做的事,几乎是我在半强迫的状态下强行插入,而且还内射了。

  「就像一般的那样吧……只是外表是女生的样子而已,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啊」仔细想想也真的没什么不一样,所以就普通的回答。

  「那你呢?长得那么漂亮,没有交男朋友吗?」小步真的长得很漂亮,於是我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。

  「……」

  但却好像踩到地雷了

  「我不怎么去学校,成天在外面闲晃,怎么会有机会认识男生,更别提男朋友了」「喔……但应该也会想交吧?」「……看到自己家里那个样子,说实在对这部分有点恐惧」接着小步说起了自己家里的事情。

  她的父母之所以对她很放纵,是因为在她国中的时候双亲离异的缘故。
  她和母亲同住,但母亲很年轻的时候就生下小步,因此现在也不过三十多岁。
  常常在外头花天酒地,还会将交往的男伴带回家里,有的甚至会住下来,直到和母亲分手。

  当时的小步年纪还小,母亲的男伴有时候在家也会对她动手动脚,甚至性骚扰。

  这让她对男人有极端的不信任感,因此也没动过交男友的念头。

  而父亲在离异后就北上离开这个地方,多年来也杳无音信。

  作为对家庭的抗议,小步就成天在外游荡,想让自己也成为一个不良少女作为报复。

  但她自身的个性,让她不会去碰触那些不良的事物,到最后除了亮丽的外表之外,什么目的都没有达成。

  「其实这样也好,要是你真的成为不良的话,刚刚你一定会因为反抗他们而被侵犯了吧」「是吗?说实话我现在连动都动不了,下面的绳结一直弄到我,身体都软软的使不上力」这就是股绳的功用……不过刚刚也解释过了,我也不多费唇舌。

  聊了好一阵子,我们接着也意识到接下来的时间不多了,应该还是要休息一下但是……

  「这种状况下,她怎么还睡得着?」小步看着睡着的小芷问我。

  「她的胆子比较大,对於很多事情的接受程度也比较高,像她刚刚说的,看开一点不多想就好了」「那你呢?」接着她问我。

  「……我觉得像小芷说的那样的话就比较能接受,但我比较担心的是你的事情」毕竟没交过男友的话,她也说过没做伤害自己的身体的是,所以小步就还是个处女。

  若是第一次要这样被轮暴的话,实在太悲哀了。

  又稍微交谈一阵后,我们决定就算睡不着,也让自己稍微休息一下。

  毕竟晚上会发生什么事,我们完全不知道。

  不知不觉中我们也都睡着了,一直到被那群人叫醒。

  「喂,起来了,该是欢乐的时间了」我被B男叫醒,眼角看见C男正把小芷拍醒,感觉身后被绑在一起的小步也呻吟了一声。

  看来是我动到脚牵动到她的股绳了……然后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,现在是晚上八点半。

  不知不觉我们也休息了那么久,对於这种状况下还睡得着的自己也有点佩服。
  我们三人分别被B男,C男和D男推到了客厅,不过我和小步还是被绑在一起。

  带头的A仔和剩下的E男和最矮小的F男已经在客厅里了,桌上散落了好几个便当盒和饮料罐,还有一些零食。

  「睡饱了吧?那么要开PARTY啰!」A仔看到我们就很高兴的大喊,其他人也鼓譟了起来。

  在A仔的指示下,我们三人身上的绳子和道具全都被拿了下来。

  「为了你们我们还去租这几套衣服,靠还蛮贵的,而且还要自己洗好才拿去还」A仔看着我们,并指着一旁的活动晒衣竿,上面挂了好几件衣服,都用不透明的袋子包住了。

  「不过能玩得尽兴一点,这点钱是无所谓啦,反正有人当金主嘛」A仔说完就看着最矮小的F男,我心想难不成他是被迫加入当ATM的?那说不定可以靠他逃出去……

  结果F男马上说「没什么啦,大家也想好好玩一下吧?我也等很久了呢」……希望马上破灭。

  「所以你们要我们做什么?」小芷很大胆的发问了,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。

  这时候我们的绳子都已经被解开了,但我们三人依然是衬衫大开,内衣露在外头的模样。

  我很想把扣子扣上,但因为害怕而忘记了这回事。

  「也对啊,该先让你们知道一下我们要玩些什么」A仔回答她,然后从身旁拿起了一个小罐的洋芋片罐,里头插了很多根竹筷,我快速的数了一下,有十根。
  「国王游戏有玩过吧?我们就是要玩那个」我的身体抖了一下,这种看似公平的游戏,但我们是被绑架的身分,号码一定会被直接公开的,到时候会怎么样都不敢想。

  「不过呢,我们可是很公平的」A仔说完,F男就把竹筷全都拿了出来,上面已经贴好了六张标籤贴纸,上面分别写着A到F。

  接着他们问了我们的名字,在三张空白贴纸分别写上「芷」,「雅」和「步」,然后连同一张写着「休息」,放进另一个洋芋片罐。

  「我们会轮流抽籤,先抽出要被玩的人,然后再从这个面纸盒里抽出要做的事,接下来才抽由谁执行」……这哪里公平啦,会被玩弄的只有我们啊……我还没思考完,A仔马上又继续说。

  「当然啦,内容都是我们刚刚想的,保证精采喔!但如果抽到」休息「的话,那回合就没事了,很不错吧!」A仔自顾自的说明完游戏规则,我偷偷瞄了小芷一眼,她看起来很平静,小步则仍然是抖个不停。

  我想到的是以前也曾和小芷这样玩,互相抽籤作为游戏内容,但跟这次的程度完全不能比。

  「好啦,接下来你们先去洗澡,洗乾净点啊,这样等等玩起来才尽兴嘛」
  A仔下完指示,我们就被带到更衣间去,不过小芷被带到另一间房间的浴室。
  「你们两个就一起洗吧,这样比较省时间,不过外面会有人监视,别想从窗户呼救喔」C男说完就关上更衣室的门,脚步声也只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,看来是真的在外面监视。

  我和小步对看了一眼,接着小步先开口了。

  「我有一个想法……你可以听我说吗?」「嗯?怎么了?」接着小步说「那个……我还是……那个……处……女……」「我知道啊,虽然你没有明讲,但没交过男朋友也很保护自己的话,那是处女很正常的吧」小步羞红了脸,接下去说「但我不想第一次是被他们强暴……」「啊……也对啦……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……」

  「所以你来当我的第一次」

  「啊?」这时C男在外面说话了,「你们在干嘛,赶快洗澡啊?」我和小步吓了一跳,衣服都没脱就进了浴室,我决定先把水龙头打开制造水声。

  「你刚刚说什么?」因为有点不敢置信,所以我再问了一次。

  而小步的脸更红了,说「我说我不想第一次是被他们强暴,所以你来当我的第一次」我的脑袋总算转过来了,这么想是有点合情合理。

  「不过你确定?照他们的游戏规则来看,说不定你整晚都不会有事啊」「你相信他们会公平进行吗?而且就算今天没事,还有明天啊,他们也可能不管那些直接硬上不是吗」说的也有道理……「好,我知道了,那就赶快吧,不知道他们会让我们洗多久,要动作快点」

  我悄悄回到更衣间,看见我们的包包都在地上,於是我从里面拿了一套替换的内衣,并脱下皮鞋。

  小步也脱下皮鞋,拿了替换的衣物,然后轻声问我「我是第一次……要怎么做呢?」我看了一下浴室里面,因为热水开了一阵子,浴缸的水位仍在升高中,浴室里头已经烟雾瀰漫。

  比起更衣室,浴室里应该会是个更好的选择,还有水声可以遮掩。

  我拉起小步进到浴室,然后关上了门,尽管和更衣室之间的拉门是雾面玻璃。
  但有水声和雾气遮掩,可以挡掉声音和玻璃上的影像,是比较安全的选项。
  「那要开始啰」

  我和小步都还是穿着制服黑裤袜,仍是内衣外露的状态,站在浴室里面。
  「嗯……」小步轻轻点了头,我就上前抱住她的身体,并吻上了她的唇。
  小步先是吃惊了一下,但她僵硬的身体很快地也放松下来,也将手环抱了我的身体,嘴唇也变得柔软。

  我不禁想到,以往因为小羽的强势,每次都是由她主导,但也多亏这样,我知道主导该做些什么。

  但还是感到一丝愧疚,这件事还是该瞒着她比较好吧。

  在小步的身体放松下来后,我抽出一只手揉着她的胸部,尺寸和小羽差不多,可能还更大一些。

  考量到她比小羽身高高,发育更好一点应该也是理所当然的吧。

  我拿下了她的胸罩,开始用嘴吸吮,用舌头舔着她的乳头,让她更有感觉后,再次吻了上去。

  并将她的手带到我的生殖器,让她隔着裤袜握住。

  小步一开始仅仅是握住,但随着我将手移动到她的下体开始抚慰后,她也慢慢套弄我的生殖器。

  接着我们互相把裤袜和内裤脱到大腿(本来小步是要脱掉,但在我的坚持下只脱到大腿)

  就像有时候看一部A片是为了某套服装或是裤袜才看,但在办事的时候却脱到全裸,这跟诈骗有什么两样?

  我直接用手指玩弄她的下体,渐渐开始感到湿润,小步也直接帮我打起手枪。
  看看差不多了,也不知道我们还有多少时间,尽管前戏才一下子,但这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  「我要插入啰,可能会很痛,但你一定要忍住」我在小步耳边轻声说道,小步微微点了头。

  可能是这间浴室比较大,甚至可以两个人在地上办事也不会撞到其他家具,所以才叫我们两人一起在这里洗。

  小步躺在地上,我抱着她张开的双腿,然后慢慢地插了进去。

  因为很紧,不容易插入,看的出来小步很痛,但她仍拼命的忍耐没有叫出来。
  总算插了进去之后,我抱住她的身体,再次吻上她的唇,这也是避免她不小心叫出来。

  在抽插的期间,我感觉得出来小步的嘴一直在颤抖,可能很想叫出来,但一直忍耐着。

  为了早点让她解脱,我不禁也想着赶快完事就好,毕竟还得留时间洗个澡。
  中途也换了两次体位,这次让小步用手撑着墙壁站着,我则是从背后插入。
  正在抽插到有些感觉的时候,外面突然传来C男的声音说「你们怎么洗那么久啊?该不会在做别的事吧?」C男的声音让我一时紧张,感觉到了最高点,我立刻决定要抽出生殖器,但小步也因为紧张而用力,反而夹更紧抽不出来。
  接着小步忍着痛说道「女生洗澡本来就比较久,多等一下又不会怎么样」其实她的声音很明显在发抖,但透过雾气的声音本来就有点朦胧,加上水声的干扰,让她的发抖没有被听出来。

  「喔,那还是快一点吧」C男说完就回到走廊上,但我们并没有因此松一口气。

  因为我已经全数射在小步的体内了,两人正对此感到不知所措。

  过了一会,我先离开小步的身体,小步也慢慢地转过身来,然后坐在浴缸边缘上。

  我们默默无语了几秒钟,小步首先说「洗澡吧」「咦?」我不敢置信,本来已经做好要被打一顿的准备了。

  「他们也来催了,要快点了吧」小步说完就把裤袜和内裤脱了下来,并开始脱上衣。

  「但刚刚我……」体内射精这几个字实在讲不出口,此时从小步的下体仍流出一丝丝黏稠液体,乳白还带点红色。

  「我也说了,我的第一次是自己决定要给你的,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射在里面,所以是你比较好」小步像是变个人似的,将身上脱的一丝不挂,站在我面前说着。

  「喔,喔」我也赶紧把身上脱光,接着小步拿起莲蓬头沖湿身体,我也拿水盆把身体泼湿。

  我们快速的把身体和头发洗乾净后,双双泡进浴缸里面,这浴缸刚好够我们背靠背坐进去。

  「不过……你居然也没说一声就射在里面,好歹也讲一下嘛……」说这话的小步声音中充满了羞涩,不过并没有责怪的意思。

  「抱歉……那时候太紧张,你又夹很紧我抽不出来才……」「所以怪我啰?」「不,没有……」「你和你女朋友做也是这样射在里面?」「呃,只有第一次,因为情欲高涨实在忍不住,就不小心射在里面了……但之后我们都有戴保险套」「那你射在里面,女朋友没说什么?」「她说她有记自己的时间,说那时候是安全期,但我很担心,连续去找她好一阵子,直到她的月经来才安心」小步听完轻轻笑了一声,然后说「那怎么办?我没记自己的时间,你接下来也要一直来找我直到月经来吗?」「啊……」我到没想到这个,但若是不小心让小步怀孕了,这可是对我们来讲都很不得了的大事。

  「现在烦这个也没用,先度过眼前的难关吧,而且负责是有很多种方法的」小步说完率先出了浴缸,从更衣室拿了浴巾开始擦乾身体,我也紧跟在她身后。
  的确,现在多想这些也没有用,还不如想这两天要怎么度过。

  我们吹乾头发,都换上短T,热裤和黑裤袜,可能是想包得紧一点感觉比较安心。

  但等等都会被强迫换衣服,其实这也只是无用的挣扎而已。

  离开浴室后,看到C男仍在走廊上等,他看到我们出来后就将我们带回客厅,接着又冲了出去,是想上厕所吧?

  回到客厅,小芷已经在那里等了,她也穿着短T,热裤和黑裤袜,看来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样的。

  我们三人坐在沙发上,E男和F男坐在我们对面,两人头发还是湿的,其他人不在客厅。

  小芷轻声说他们应该是去洗澡,我轻轻点点头,我们也只能坐在那乾等。
  等了约半个小时,他们六人才全部洗完澡来到客厅。

  稍微收拾一下场地后,桌上只留下两个洋芋片罐和一个面纸盒,其中一个罐子有六支竹筷,另一罐只有四支。

  不过稍微放心一点的是,桌上还放着好几个保险套,安全方面应该是稍微不用担心了。

  地上摆着许多绳子和各种道具,而且我注意到这间客厅是有矮樑的,很是少见。

  我们三人挤在一张双人沙发上,双手都被反绑在背后,脚踝也被绑着,只是限制我们的行动。

  不过其他部分都没有绑,大概是怕等等还要解开绑上很麻烦。

  「既然大家都好了,那就开始吧。

  先讲好,这里总共有15个命令,所以总共会玩15次,我们每人抽两次,每四次中间会穿插一次你们自己抽那四次你们也会加入执行者,所以也有可能是你们自己互玩。

  当然抽到什么也是要照做的,只是就变成你们表演给我们看就是了,懂了吗?「九个人分别在沙发上坐定位,A仔附加说明后,抽籤的顺序就直接按照顺时针,由A仔开始。

  A仔将手往第一罐洋芋片罐伸去,然后说「第一个上场的幸运儿会是谁呢?」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