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女人胯下的甜美
女人胯下的甜美
 去年结婚的豪叔,已是近六十的人,坐在自己公司楼前的咖啡店里,中关村的中秋过了,还是这么炎热,眼睛欣赏着窗外过往,豪叔想着昨晚的狂乱,嘴角滑过一丝享受的满足,钟婉凝,真不赖的少妇!回到现实,星期五的下午,豪叔还真忙过了头;正要步出办公间,想着去婉凝那儿,过个好周末。偌大的办公间,人都走光了,不想从角落格子间,传来了低沉的呻吟,“啊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”-
-
清脆的女人声,闷骚的喊着。转念间,豪叔明白了,有人把办公楼,当成自家的卧房。蹑手蹑脚地,豪叔找到了角落,隔着细缝,修长女人的美肩和秀发,掩去了伟雄大半个脸,却没掩住伟雄贪婪的目光。三十出头的伟雄,是自家公司里的中层公关。惊人的一幕,曾几何时,豪叔和婉凝也边搞边看性电影,没想到,看到真人搞的那种震撼,却是更胜电影百倍千倍。估计这女人有一百七十二公分,穿着三寸高根鞋的左脚,颤抖的站在地板上,右脚吊着高根鞋,悬离了地板,鞋尖挂着绿色三角裤,随着伟雄的抽插,荡得浪浪的。
--
“不要玩我,啊……啊……,喔……啊……,饶了我吧,伟哥!我痛啊!”-

-  女人的声音铃声似的呻吟着,喘息着告饶,身体却迎合着伟雄的阴茎,伟雄无情的搞抽着眼前的美人。-

-   “等了整天了,我……,我操死你,说!要我操死你!”-
-
“不,喔……喔……,不说,呜……呜……,操死我,干死我,喔……啊……”-
-
伟雄一只手紧抓着女人的纤腰,另一只手操起女人的右腿,小窄裙前面,开岔的扣子,全都解开了。窄裙后面,一荡一荡的,豪叔看着伟雄的阴茎,死命的操着女人红嫩的小穴,丝丝的粘液,延着女人细长圆滑的腿,缓缓的流到女人的脚踝上,黑色的高根鞋上,也沾了几滴。豪叔不是没玩过身材高挑的美女,可这女人就算背着看,豪叔都己经掏出涨红的鸡巴,自己上下搓擦着了,要是看到正面,豪叔可要扑上去强行肏这女人。豪叔年纪有了,一般般的女人,他那根可挺不起来的。女人的双手,撑在伟雄两侧的办公桌上,两个圆润奶子,前后吊荡着,伟雄啜着乳头,贪婪的吃着、啃着。豪叔急着想看女人正面,大鸡巴己经有点受不了。
--
“小美人,跪下!吸我的大鸡巴,我操死你的美嘴!吞下我的大鸡巴,我射你嘴,舌头乖乖的舐我的大鸡巴,啊……喔……,爽呀,爽死我了。”-
-
“求求你吧!不……,不要啊!放过我吧!你就射我下面吧,放我回家吧!”-

-  “没那么便宜你,你这大美人,我还没享受够,没享受够呢!吸不吸我的大鸡巴?你老公要能看到我操你,那才够刺激呢!哈!哈哈哈!”-

-  “别……别……求你别让他知道,我吸……我吸……”
-
-  伟雄从女人被摧残的美穴里,拔出了阴茎,女人无奈的垂下手,捧着挺直的阴茎,身子缓缓的跪了下去,小嘴凑上去,舌头伸出来舔着龟头,龟头上还流着女人白白的淫水,渗合着伟雄的精液。伟雄双手抓紧女人后头的秀发,慢慢的,挺直的阴茎,就硬生生的,一寸一寸的,无情的插进了女人的小嘴,“唔……唔……唔!”
--
女人叫不出来,闷喊着,伟雄右手,狠狠的按着女人的后脑,不让女人退缩,女人尖挺的鼻子,已经贴到伟雄的龟毛上,整根大鸡巴都插进了女人的小嘴里。-

-   男人左手抓着女人的肩头。豪叔正要向右挪一个细缝,好正面饱餐女人吸鸡巴的淫相,不想男人此时,缓缓的站了起来,给豪叔转了个好视角。受不了塞满小嘴的大鸡巴,女人双手原是抓着男人的屁股,此时紧抓着男人右手,挣扎着的俏脸,想往后退,“洁怡,美人儿,小淫妇,别挣扎了,没用的,还是乖乖的,用力吸我的大鸡巴吧。”-
-
“呜……呜……,呜……呜……”,-
-
小嘴塞满大鸡巴,洁怡恍惚的狂呜着,伟雄松了点手,抽出些鸡巴,很快的,又猛插迫洁怡喉咙的深处。豪叔彷佛看到洁怡,两条泪水都流下来了,“用力吸,用力吸啊!啊!咦?怎么?怎么没什么感觉!小淫妇,妈的!你不会吸吗?怎么没什么感觉呢?”
-
-  洁怡的两面粉颊都凹下去了,显然是在用力吸啊!豪叔看呆了,两手不禁也用力的抽送着自己的大鸡巴,幻想着自己的鸡巴,就在抽插着洁怡这俏丽美人的小嘴。伟雄说着,“小美人,吸得没劲,来来来,大相公我,教教你!看着我!”
-
-  伟雄一边抽送着,一边说,-

-   “用舌尖顶着大鸡巴的头尖,用力吸,然后再放开,懂吗?”-

-  伟雄一边说,一边把左手食指,塞进自己嘴巴里,再拔出来,又随手在办公桌上,拿起一个空可乐瓶,塞进自己嘴巴中,舌尖顶着瓶口一吸,张开嘴,让洁怡照样做。洁怡的小嘴,承受着大鸡巴残酷的冲撞,俏丽汪汪的大眼珠,哀怨的仰望着男人所做的吸鸡巴示范。伟雄又说了:
--
“懂了吗?小贱人。”
--
洁怡勉强的点点前额,伟雄把鸡巴拔出半节,洁怡试着刚学的吸功,两颊凹得比先前更深了。
-
-   “啊……喔……,喔……哦……,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哦……!”-

-  豪叔诧意的很,这回听到的,反而是伟雄的呻吟,极度享受的呻吟。伟雄传授成功了,豪叔此时真想扑向洁怡,这绝色的美人儿,享受这美人的吸功!伟雄双手颤抖着,抓着洁怡的秀发,前后摇摆着,大鸡巴野蛮的奸插着洁怡烫红的小嘴。一阵子后,伟雄猛然抽出鸡巴,捧起洁怡双颊,边替洁怡抹去泪水,边说,“够淫啊你!一学就会,美人儿,妈的,你真够劲,天生的淫荡货。嘿嘿嘿”
-
-  嘴角残流着透明的白精,跪着的洁怡抬起头,两手整整零乱的前胸和皱折的窄裙,哀凄的望着男人的淫笑,说道,“别说了,羞死了,我老公知道的话,不知会怎么折磨我。”-

-  伟雄哈哈大笑,双手又拨开洁怡刚刚整好的上装,肆意的把洁怡尖挺的双乳掏出来,把玩着红润的乳头,然后铁青着脸,说“小淫妇,这独门吸功,我独占你,不准对你老公用,懂吗?”
--
洁怡受不了乳头被玩弄的刺激,小嘴梦呓似的小声答道,“他是我老公,要怎么玩我,我都得给他玩啊!”
--
伟雄猛的,一把抓起洁怡的秀发,提起来,舌头伸进洁怡的小嘴,强力吸吮着,缓缓的,洁怡的双手,由推拒伟雄的胸膛,转变成环抱住男人的后颈。许久的蛇吻后,伟雄说道,“说!你是我老公,你要怎么玩我,我都给你尽情的玩啊!”
-
-  垂着头,秀发散落在两肩上,两个尖挺的奶子,上下起伏着,喘息着的洁怡,哀凄小声的说道,“你是我老公,嗯……嗯……,你要怎么玩我,嗯……嗯……,我都给你玩啊!羞死了!”
-
-  洁怡的两颊,岔那间,变得桃红。说出口之后,洁怡整个人的身子和心理,完全被这个男人强暴了,霸占了。洁怡的一对酥奶,缓缓的贴向伟雄的胸膛,伟雄右手抱紧洁怡,左手伸进洁怡下面的窄裙里,食指和中指伸进了洁怡的阴户,同时,大姆指在阴蒂上来回搓擦着。洁怡双手抱得男人更紧了,喘息得更快,嘴里凄怨的哀呻着,娇吟着,“热啊,别这样,别折磨我,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啊……!”-

-  嘴里是这么说,洁怡的手,却滑向男人顶直的大鸡巴,男人手指抽插得快,洁怡的手,也上下抓捣鸡巴得快。-
-
原来这香汗淋淋的美少妇叫马洁怡,豪叔看着洁怡梨花带雨的漂亮脸蛋,楚楚可怜的喘息,大鸡巴几乎要喷了。高挑的鼻梁,娇嫩的薄唇小嘴,俏削的两颊,还有,任谁看了都想吸摸的挺乳,鲜嫩的乳尖,要出水了。豪叔的两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人间极品啊。洁怡浑圆的曲线上,穿着短窄裙子,衬托出一双又洁白又修长的美腿,在那高根鞋的衬托下,更显得一百七十二的线条,是多么的优雅诱人,额外的迷人。天生哀凄的虎吊大眼,透明的眼珠子,真勾魂啊。豪叔喜欢看女人穿着上班制服,再配上短短的窄裙。高根鞋配着上班制服,显露出淑女的端庄,短短的窄裙配上高根鞋,却又透脱着浪荡女的挑逗。老经沙场的豪叔,倒底品味是高。后来豪叔才知道,洁怡有着维吾尔族的血统,洁怡拥有洋人那种金发美女的曲线,脸蛋却是混血得俏娇亮丽,细柔似水。看着扭动的洁怡,此时的豪叔想的是,“一定要占有洁怡这尤物,强肏她,操得她哀叫,干得她肚子大,每天操奸她!”
--
豪叔呜住嘴,沉重的喘息着,阴茎暴红得发紫,经验着史无前例的奋亢。-
-
洁怡的嘴里大鸡巴,被吸得暴涨几寸,洁怡承受着,双手不再抓着伟雄的鸡巴。狂操着洁怡又紧、又红、又嫩的红唇,伟雄上了第七层天堂,他要玩遍洁怡这小美妇,全身每一寸,一寸一寸的吃,一寸一寸的操。伟雄低着头,看着洁怡那哀凄少妇的俏脸,右手抓紧少妇的秀发,清削的俏脸仰着,男人的左手,肆意的伸进洁怡前胸,尖挺的乳房,东一块红,西一块紫的。伟雄暴狂的捏紧洁怡胀大的乳头,“小美人,你这对美奶是我的,我还要操你的奶子。”
--
可怜的洁怡,只能凄惨的被奸污着,鼻孔喘息着,双乳被男人肆意的蹂躏着,求饶的双眼汪汪的望着男人,楚楚可怜的样子,反而更加深男人,更猛烈的蹂躏着洁怡,洁怡的口水,延着伟雄的鸡巴,不停的流下来。洁怡心想着,“我的屄又被他强行肏了!他不会放过我了,我怎么办,被老公知道就更惨了。”
--
洁怡生来就一副妖艳诱人的曲线,二十岁在上清华的时候,男友就说她,“什么男人见了你,都想扒光你,赤条条的肏你的屄。”-

-  洁怡只盼着男人,温柔的爱她,温柔的做爱。但是连过去唯一的男友,那个曾经爱过她的男友,都经不起洁怡妖艳的身体,受不了洁怡的闷骚。洁怡的端庄无邪,超发刺激了男友对她无尽的摧残。前年,二十五 岁的洁怡,失望了,选择嫁给了五十五 岁的沈钊,清华的名教授,留学过欧美。温文儒雅的沈钊,赢得洁怡的心,也享有了洁怡的身子。沈钊喜欢画画,洁怡特别高兴沈钊对她的身子,做裸体素描。在画中,洁怡是高贵的,纯洁的,不是妖冶的,不是淫荡的。洁怡淫乱的想着,这个时候,如果沈钊看到,另一个强壮的男人,正疯狂的抽插着自己妻子的小嘴,也画了下来,那会是怎样的一张奸淫素描呢?淫乱征服了洁怡,右手不知不觉的伸向自己的小穴,揉搓着自己的阴蒂,左手向男人胸膛伸去,蔻红的指尖,抚摸着男人的乳头。白白的淫水,从洁怡的粉穴流到地上,伟雄低下头,看见了,更加疯狂的蹂躏着洁怡,吼道,“美人啊,操你嘴,你都高潮了啊!淫呀!喔……喔……,我操你,喔……喔……,我要射你嘴了,啊……喔……,射了,美人,我射了……”
-
-  伟雄的腰紧紧的顶住洁怡的小嘴,双手紧紧扣住洁怡的秀发,刹时间腰停住了,男人强劲的精液,射向洁怡的小嘴里。洁怡的脸颊,由凹陷立刻鼓胀起来。
--
洁怡呻吟着,想吐出满是腥味的精液,伟雄狂叫道,“洁怡,吞下去,不准吐,吃下去!啊……啊……”
--
男人看着洁怡的喉咙嚅动着,咕噜咕噜的,洁怡咽下了男人的精液。伟雄并不拔出阴茎,看着洁怡一口一口的,吞下自己的精液之后,才缓缓的拔出来。-
-
洁怡抹着红唇边的精液,站起身来,心想,他射了,被动挨肏的炼狱总算结束了。
--
但当洁怡瞧见男人的大鸡巴,惊讶的发现,大鸡巴还是狰狞的坚挺着。伟雄淫笑的欣赏着洁怡惊讶的眼神,说道,“小美人,伸手摸摸大鸡巴!”
--
洁怡不由自主的伸出手,握住男人的鸡巴,伟雄吸口气,说道,“这叫扣精术,你的小美穴,我都还没操呢!怎么能软下去啊!小美人,你只吞了我一半的精液,另一半,要操进你的小穴。让你上下都吃得够!哈哈哈…”-

-  伟雄猛力的抓住洁怡纤腰,压在桌边,洁怡的手腕向后撑在桌上,伟雄的双腿,劈开洁怡修长的美腿,直挺挺的鸡巴,就要插进美妇人湿透了的小穴。洁怡勾勾的两眼盯着大鸡巴,不敢相信,心想,什么是扣精术?这么神奇,能一操再操啊,洁怡又是惊慌,又是期待。伟雄的大鸡巴并没插进去女人的身体,却延着美妇人的阴蒂细缝,上下揉搓着。洁怡仰着头颈,喉咙呻吟出,“哦……哦……,哦……哦……,啊……哦……,啊……哦……,别折磨我,快操我,快操我!”-
-
此时,在暗处的豪叔,也换了个角度,看着洁怡向后仰着的曲线,再听着洁怡淫浪的呻吟,再也忍不住,豪叔的大鸡巴,射出了一道强劲的精液,射向办公室的隔板上。一道之后,豪叔勉强的忍住了一泄千里,豪叔还没享受够,美妇人被强行插入小穴的美景会更刺激。伟雄不急着插进洁怡,大鸡巴继续折磨着洁怡的阴蒂,手紧抓着洁怡坚挺的奶子,说道,“要不要我操你?要不要我操你?要不要我当着你老公面前操你?”-

-  洁怡不断前后摇着头,一头秀发散落在桌上,前胸衣襟无耻的敞开着,任由男人捏弄把玩着双乳,“快操我,快操我,你爱怎么玩我,就怎么玩我,快……快……,哦……哦喔……哦……”
-
-  洁怡自己都惊讶,竟说得出如此淫荡的话,是不是自己深藏着被强暴的淫念,被这男人唤起了呢?伟雄猛一顶,大鸡巴狠狠的插进了洁怡的美穴中,顶到底。-
-
洁怡承受着大鸡巴,子宫口深处被龟头,顶得一阵阵的酥麻,惊叫道,“我的男人,我是你的女人,操好,好酥,好舒服啊!哦……哦……,喔……喔……,操我,我是你的女人。”-

-  经不住性交的欢愉,关不了淫欲的洁怡,疯狂的喊着。两颊红透,两眼迷蒙的少妇,醉酒似的望着男人。大鸡巴粗暴的抽插在洁怡的两腿间,洁怡疯狂了,不断的的喊着,“哦……哦……,喔……哦……,操我,我是你的女人,操我,我是你的。”-
-
突然伟雄抽出鸡巴,停了下来。洁怡一愣,心头一阵空虚,抬起颈子,巴巴望着自己下面,男人的大鸡巴就停在小穴门口,洁怡抬起眼睛,哀求的望着男人,男人戏弄的淫笑道,“要不要我进去你里面啊?”
--
洁怡的小穴,现在就像孤儿一样,就是要那大鸡巴塞满,不塞满的话,就会要了洁怡的命。洁怡急了,闷哼着,“要,我要……我要……,喔……啊……,我要!”
-
-  “说!小美人,你要什么?”
--
“我要……要……,我要……!喔……喔……,我要你的……喔……,我要你的大鸡巴!”
-
-  “小美人,要我的大鸡巴怎样啊?”
--
“要你的大鸡巴……插……插我,要你的大鸡巴……操我……操死我,啊……啊……”-

-  洁怡俏脸红透了,好不容易说完,整个人的背,软软的躺下,喘了口气,主动的伸出双手,去握住伟雄的鸡巴。挺起头颈,洁怡看着大鸡巴,对准自己的小穴细缝,用力的往里送,伟雄的腰却挺住不动,抬起头的洁怡,俏脸哀求的皱着眉头,望着男人,男人嘲笑似的说,“小贱人,求我!说!说啊!”
--
“求你……求求你……,求求你……,喔……啊……”-

-  洁怡,俏红着脸,两手又试着把男人的鸡巴,往自己的小穴里送,男人还是挺着不动,“小贱人,求我什么啊!说啊!大声说!”
--
“我是小贱人,我是小贱人,求你大鸡巴……操……操我,啊……喔……,羞死了,伟哥,求你操死我!求求你!”-
-
洁怡娇喘急促,一对丰乳在男人手里,上下沉伏着,双手紧握着大鸡巴。豪叔看着这副淫春宫,双手也紧握着自己的鸡巴,不停的抽送着。伟雄腰向下,一举挺进洁怡的小穴,但只进了一小寸,说着,“我就是要折磨你这大美人,蹂躏你,哈哈哈,”-

-  娇喘的洁怡,伸出双手,用力抱住男人的后腰,压向自己。伟雄满足的淫笑着,上半身紧紧的压住洁怡坚突的双峰,两手扣住洁怡的头颈,嘴巴啃着洁怡喘息的香舌。这时,伟雄的腰用力一挺,大鸡巴整个插进洁怡的小穴,噗吱一声,含着湿透淫水声,男人又开始,粗暴的抽插着洁怡的下体,“哦……哦……,啊……啊……,喔……喔……,操我,喔……啊……,操死我!”
--
洁怡淫乱地娇喘着,伟雄的舌头,伸入洁怡何小嘴,舔咬着,吸食着洁怡的香舌。男人的身子压得洁怡更紧更密,洁怡的双腿挺着高根鞋,随着男人狂猛的抽送,在空中晃动着。此时的洁怡,修长的双腿,情不自禁的缠住伟雄的屁股,紧紧的夹住伟雄的屁股,扣住穿着高根鞋的双脚,洁怡的屁股主动的,用力的往男人大鸡巴挺。慢慢的,男人屁股不动了,洁怡的屁股离开桌面,往上抽送着男人的大鸡巴,“爽不爽呀,我的小美人,我要操死你,怎样,比起你老公?”-
-
“哦……哦……,啊……啊……,喔……喔……,”
-
-  洁怡沉沦在自己主动的淫贱,不断的抽送着自己的纤腰,迎合着挺直的大鸡巴。伟雄一手抱住洁怡的润背,一手托起洁怡的圆臀,站直着的伟雄,猛操着美妇人,洁怡无尾熊似的缠绕着男人,屁股不停的抽送着。噗吱噗吱的操干声,向彻了整个空气,夹杂着洁怡娇嫩的呻吟声。
--
“我比起你老公?怎样啊?”
-
-  伟雄嚎叫着,操得洁怡娇躯,喘不过气来,
-
-   “操死我了,哦……哦……,啊……啊……,羞死了,你行,哦……哦……,哦……哦……,你的大鸡巴操死我了,啊……啊……,哦……哦……,呜……呜……!”-
-
伟雄听得洁怡娇喘,更粗暴,狂风暴雨的抽插着洁怡的下体,又是上百下的抽插,喘息的命令着美妇人,“大声说!我比起你老公怎样!”
--
“你比我老公,哦……更粗,哦……更强,哦……啊……,你是我的小老公!
--
哦……哦……”-

-  洁怡全身上下,被干得不断的颤动,喘息的娇吟着,两脚吊着高根鞋,更显出年轻美妇人,妖冶诱人的身躯。伟雄粗暴的抽送着,噗吱噗吱的,接着更急促了,噗吱,噗吱,“我要射了,射你个小贱货,射死你,小美人,啊……啊……,啊……啊……,射了啊,啊……啊……,”-

-  男人比先前更强的射出一股浓浓的精液,万马奔腾的射进洁怡身体里,直射向子宫口内。伟雄全身颤抖着,嘴巴狂咬着洁怡的颈子,狂吃着洁怡的香舌,狂咬着洁怡的尖乳。洁怡的一头秀发,向后仰着,身体痉挛得弓起来,欢愉的尖叫着,“啊……啊……,啊……啊……,我也射了啊!哦……哦……,哦……哦……”
--
洁怡在沈钊的胯下,从没来过高潮,也没有如此淫荡过,沈钊的柔声爱抚,是满足了洁怡那想被爱的心。但是摧残她的伟雄,却让洁怡经验了前所未有的高潮。恍惚中的洁怡,回味着刚才淫乱的高潮,满足的紧抱着男人,任由男人啃吮着自己赤条条的身躯,双脚仍然紧夹着男人的腰,静止着。整个办公楼里,只听到洁怡急促的娇喘,夹杂着男人低沉的呼息声。
--
许久,洁怡缓缓抬起羞红的俏脸,吃惊的差点呼出声来,透过伟雄的肩膀,洁怡看见隔间板细缝中,一个男人,露出半张脸,正抓着自己的阴茎,肆无忌惮的射出一道精液,喷到隔间板上。豪叔没有躲开洁怡惊恐的眼光,反而回给洁怡一个满足的微笑。伟雄听到洁怡惊恐的轻呼,以为女人,无限的满足于自己的大鸡巴,问道,“享受吧!喜欢我的大鸡巴吧,喜欢我的扣精术吧!”-
-
男人嘴巴跟着,紧紧的噬吮着洁怡的丰乳,洁怡无言的惊恐着,心中忖道,“这个男人是谁?我的淫浪,他都看见了吗?怎么办?不能让伟哥知道!更不能让老公知道!”
--
豪叔带着满足的微笑,悄悄的离开了